为保江山挥泪废太子,在位61年为国为民,今读其

时间:2019-02-23

“朕承太祖、太宗、世祖的宏业,四十八年至今,爱岗敬业,照顾官员,爱养庶民,惟以治安天下为己任。今观胤礽允祁不法祖德,不遵朕训。只晓得在众人面前逞凶狂,肆虐淫乱,朕包容二十年了。难以说出口,可是其表现却愈来愈坏,侮辱朝廷诸王、贝勒、大臣、官员们;专擅威权,纠聚党徒;窥伺朕身,起居动作,无不探听。朕以为,国只有一个君主,胤礽为何将诸王、贝勒、大臣、官员们任意凌虐,随便殴打呢?如平郡王纳尔素、贝勒海善、公普奇等人,都被你殴打过,大臣官员甚至兵丁,无不深受你害。朕完整把持这些情形,因为诸臣之中,有谁跟朕谈到你的情况,你就仇视谁,横加鞭笞。所以朕将你的所作所为逐一贯诸王打听。朕巡幸陕西、江南、浙江等处,或驻庐舍,或御舟航,未曾随意出奔,未曾一事扰民。可你同你的属下人等,举动不轨,无所不至。当初朕羞惭难言。你又遣使邀载藩入贡之人,将进贡给朝廷的御马,任意的占为己有,甚至蒙古俱不心服。种种恶端,不可枚举。朕还渴望你能悔过自新,故忍耐包涵至于今日。

康熙二十九年(1690)七月二十三日,康熙在讨伐噶尔丹途中,因身材欠佳而发烧,于是遵从诸臣之请,即日回京,日行三十里。二十四日皇太子胤礽前来迎驾,见父皇病而无忧戚之感。天子见太子不孝,无忠爱父君之意,心情不乐,令太子先行回京。

朕知道你天性奢侈,令乳母之夫凌普, 担当内务府总管,你一应所需,随便取用。谁曾想到凌普这个人,更是贪得无厌,以至家奴下人,无不恼恨。朕自你幼时,谆谆教诲,凡是所用物品,皆是百姓脂膏,应该节省。可是你不听朕言,穷奢极欲,逞凶作恶,今天更加胡作非为,有将朕的诸子都杀光的态势。十八阿哥患病,大家都因为我年事已高,无不为朕发愁。你们是亲兄弟,却毫无友爱之意,由于朕叱责你,你居然愤然发怒。更让人惊疑的是,你每夜逼近布城(皇帝行宫常设搭的布帐帷幕),从裂缝中向内偷看。从前,索额图帮助你潜谋大事,朕完全知情,所以将索额图处死。当初,你想为索额图复仇,结成党羽,让朕未卜被毒去世,明日遇害,昼夜坐卧不安。似此之人,怎么可能持续祖宗的宏业!并且胤礽生而克母,这样的人,古称不孝之徒。朕即位以来,诸事节俭,铺的是破旧褥子,盖的是旧被,穿的是布袜子。胤礽所用的所有,远远超过朕,还感到不满足。你偷窃国库,干预政事,一定会败坏咱们的国家,残害咱们的万民而后止。如果用此不孝不仁之人为国君,对祖宗创业打下的江山,会有什么结果?!”——康熙说完,觉得伤心难过,随后倒地,痛哭起来。诸大臣将皇上扶起。皇上泪水未干,又接着说:“太祖、太宗、世祖艰巨创业,与朕开创的太平天下,断不能交给此人。等回京后,昭告于天地宗庙,将皇太子胤礽废掉罢黜。命将胤礽拘留收禁,并将其党羽之人,俱行正法,四人充发盛京。因此事关系天下万民,非常重要,乘朕身体健康,定此大事。你们诸王大臣、官员、军民等,就皇太子所行之事,是虚是实,可能各自秉公陈奏。”

康熙四十七年(1708),康熙经过三思而行后,决然毅然决定废掉太子,众大臣劝阻无效。九月四日,康熙在行猎途中,到布尔哈苏台驻地,召见诸王、大臣、侍卫及文武官员等人,齐集于行宫前,命令皇太子胤礽跪在地上,垂泪训曰: